清华大学水木清华BBS论坛

清华大学bbs,清华大学论坛,清华大学bbs论坛,清华大学 bbs,水木清华,水木清华bbs,水木清华吧,水木清华论坛,水木清华社区,水木清华站,bbs水木清华站,新水木清华,新水木,新水木清华,清华bbs,清华bbs论坛,水木社区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ysf (别忘了我哦~~~), 信区: Friends
标  题: 怀念我的朋友——大牛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Mar 22 16:25:26 2004), 转信

大牛姓刘,记得第一次跟他见面时,他向我自我介绍:"你好,我姓刘,叫我大牛好
了。"很壮实的一个小伙子,象座山一样站在我面前,还伸出了右手,我注意到他的
眼睛一眨一眨的,就是那种很调侃的神态,心想:怕你不成?!于是我也伸出右手,
笑笑地对他说:"你好!"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也没有再说什么。记得那时是站在
男生宿舍楼下,紧靠着男生宿舍便是我住的女生宿舍,时间是晚上八点四十分,因为
我跟他握手后抬手看了看表,意思是很晚了,我们今天的谈话就这样吧。他显然明白
,说:"我送你回去吧。"我笑出声来:"只有50米啊!""我们来回多转几圈就不止50
米了,并且还可以让我多了解你啊。"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总是那样的神情,让我觉
得他很调皮的样子。最终还是只走了50米,我回了宿舍。我想他的名字一定很难听,
不然他不会那样自我介绍,后来得知他全名,果然是很普通,普通得甚至于有些俗气


大牛很幽默,我们在一起,我们总在不停地说,不停地笑。大牛喜欢叫我葡萄,因为
大话西游里悟空曾说:"你好,亲爱的葡萄",他很喜欢这句话,所以见到我,也总先
说:"你好,亲爱的葡萄。"我也总回敬他:"你好,亲爱的哈密瓜!"我总把自己遇到
的一些趣事说给他听,但他每每听罢,都不动声色,很镇定地看着我:"该笑了么?
"我怒不可遏,拳脚相加,他一边躲闪一边说:"我错了,我错了,但是你也没给我提
示啊,下次该笑的时候提示我一下……"过了很久,他便会告诉我:"其实你刚才讲的
那个笑话很好笑,哈哈哈哈….."这些对白在书上也看过,当时都只是一笑了之,但
发生在自己身上时,真真是觉得又可笑又无奈。这样的"对抗"多了,他便改方式了,
基本形式是:
   我:"我给你讲个笑话….."
   大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了,开始吧"
   我(莫名其妙状):"你笑什么?"
   大牛(诚恳状):"我怕你讲完了我没笑你又要打我,不如你讲之前先笑,也不用
我等你的提示啊!"
   我:……

大牛的梦想是做个"很拽很拽的电台节目主持人"(大牛原话),所以无聊时,他会给
电台打打电话,参加节目,记得有一次,大牛参加一个英语对话节目,打过去电话,
导播小姐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你叫我大牛吧,人家又问,是哪几个字呢,大牛便答
:"大牛的大,大牛的牛,合起来叫大牛,小姐从你的声音来推断你一定是一个美女
。"当他跟我说到这里时,我哈哈大笑,问他:"你怎么就知道别人是个美女?"他很
正经地说:"能有那种声音的一定是个美女,如果那么好听的声音出现在一个丑女身
上,造她的上帝一定是个白痴,我不能说上帝是个白痴,所以只好说她是个美女了。
"

在某一个固定时间,他习惯于用一句相同的话开始和我的聊天。上大班课时,我们总
是坐在一起,他总不顾老师的眼神,自顾自地跟我说他的艳遇,只记得,那时他每天
都会做痛苦状跟我说:"我又失恋了!"刚开始,我还很小心地安慰他,到后来,我不
待他说出口便问他:"今天失恋了没?"如此这般几次,他便不再说这句话了。倒是换
了另外一句:"我昨天在哪哪哪看到一个女孩子,真是漂亮啊,我太惊讶于在这个地
方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更惊讶的是这么久了我居然没有发现她,啧啧……"
其实大牛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相信自己会爱上某个女孩子,即使她很完美。他总说谈
恋爱是一种束缚,他不要背上感情的包袱,并且,还在大学的他根本不能向女孩承诺
什么,也不能给她什么,那又何必浪费两个人的时间和感情呢,真不明白现在那些恋
爱的男男女女有什么乐趣。我告诉他爱情其实是美好的,他们注重是过程。大牛不屑
一顾:"年轻人,懂什么爱情?!"情人节,他总是一个人过的。他自喻是个放荡不羁
的浪子,我说你都没离开过武汉算什么浪子,他很是不服气。然而后来他真如愿成了
浪子。

大牛的思想很独特,总有些异于常人的想法。大二的时候,他竞选学生会青年志愿者
服务队队长,恰好抽签抽到最后一个演讲,前面的演讲都是程式化的表态,让人浑浑
欲睡,这样一直到晚上10点,很多人都走了,大牛终于上台了,他说很高兴这些同学
能留到最后听我的演讲,也很遗憾已走的同学将错过一次精彩的演讲。这时,走上来
四个女生,一人拿张红纸条,分别站在讲台两边,上书:"大牛大牛,未雨绸缪,队
有大牛,万事不愁",顿时全场大笑。他很镇定地保持笑容站在台上,只见他一挥手
,教室的后方响起了鼓声,一大群男生齐叫:"大牛加油!大牛加油!"后来我才知道
是大牛安排的,这样特别的竞选演讲果然让老师记住了他,他如愿当选了。

大牛不喜欢英语,他觉得中国人应该先学好中文,偶尔他也写写文章,曾经他写了一
篇长篇小说,说的是他和一个叫叶子的网友的故事,很多对白就是来自于我和他平常
的对话。故事写的很好,在我们年级里广为流传,毕业的时候,他把小说自己装订了
一册,送给我作纪念,我说,等我有钱了,会找出版商给你出版,来纪念我们之间的
友谊。他听了,哈哈大笑,说那我送你一朵花吧。我们都笑了,因为在他的小说里,
有一句话是:"如果我要送你花,一定是一朵菜花,因为它不仅是花,而且可以吃!
"
除了中文,他还喜欢经济,能跟经济学的老教授探讨微观经济学上的问题,而且他总
能提出些自己的观点。他很佩服张五常,张五常的书他能背下来,他说我以后要做一
个象五常兄这样的作家(其实人家不是作家)。他看了很多英语原著的书,还结交了
一个叫DAVID的美国佬,两人周末有空就在一起下棋,因此他的口语也不错,但是他
从来不看四级试卷,也从来不做四级试题,他说他不屑考四级。一直到大三下,他第
一次报考了六级,结果出来,差2分,他有些惊讶。大四的时候,别人都开始找工作
了,但他还没有四级证书,又报考了两次,却都没有通过,这样一直到毕业。

我很遗憾他没有过四级,但他很乐观,觉得他的才能不是非要那张证书才能体现的,
然而面试的时候,因为没有四级,也没学位证书,很多单位将他据之门外,要么就是
开出的条件太低,他不愿意接受。渐渐的,他的自信开始消减了,剩下的就是焦虑和
自嘲。我曾劝他把条件放一放,先找个单位锻炼两年再说,他总是苦笑。后来终于和
四川路桥签了。

大学毕业,我被公司送去上海培训,跟他联系,他说他在浙江,因为公司一个工程在
这里,他申请到这边来工作,那是一个很荒芜的小岛,很落后,几乎是荒无人际,没
有电视,没有自来水,没有任何的娱乐,甚至连厕所都没有。我安慰他,先吃苦才能
有所成。他在电话那头说我都要疯掉了,怎么来了这么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啊!他的话
语里远没有了刚认识他时的自信和幽默,还有处世的洒脱,也许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吧


10月的一天,我接到大牛的电话,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他辞职了,要来上海。我不好说
什么,只说你来吧,来这边找找也好。他没有叫我接他,也没有告诉我他什么时候来
,住在哪里。过了20多天,我在网上碰到他,问他在忙什么,他说天天在找工作。我
说咱聚聚吧,我请你吃饭。他乐呵呵地说好啊。
    晚上见到了他,没什么变化,只是黑了点,他很自嘲似地说我现在是无业人员,可要
好好蹭你一顿饭的啊。我说没问题,于是带他去了必胜客。吃饭时,他一直在抱怨单
位给的待遇太低,世道不好,为什么象他这样有才能的人却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工
作。我听着他的唠叨,插不上嘴,小心地想着我该怎么劝他,我的一个不小心就会伤
害他本来已经很脆弱的自尊,然而,他似乎已经不再愿意冷静思考现状了,只是一味
地抱怨,我很惊讶他这短短几个月的变化,也明白这段时间他的艰辛和委屈,生活就
是这样考验我们的,我们只能接受。
    那晚后,我很久没联系到他。他象消失了一样,没有电话,没有邮件,甚至没有露过
面。04年1月,我回了武汉,和老同学聚时,听到他的消息,有人说他从上海又回武
汉了,待业了半个多月,报名去云南做了希望小学的老师。我也开始欣慰了,毕竟这
也是精神的寄托,能让他暂时地安定下来。有一天晚上,我收到他的短信:"葡萄?
"
    我很惊讶他现在给我短信,回应他:"哈密瓜!"
    他发过来一个笑脸:"我想你啊!"
    我打电话过去,他又恢复了以往调皮的语气,告诉我他在云南,我很小心地问他你打
算怎么办,他说不知道,我现在在到处流浪,不知道下一步在哪里。沉默一会,他对
我说:"葡萄,我现在真的厌倦流浪了,我厌倦透了!武汉多好啊,我现在非常非常
后悔离开了武汉,如果当时留在武汉,我一定比现在过的好…."
    我说:"你可以回来啊。"
    他叹了口气:"不会了,我不会回去了……"
    我故作轻松似地说:"不会吧,说得那么惨?!那我们以后总是要见见的啊!"
    他轻轻笑了笑:"那肯定的!两年吧,可能两年后我回武汉。呵呵,我挺想你的,一
定去看你。"
    我挂了电话,心情很沉重,他终于真正成了他曾经向往的浪子了,但他并没有得到他
曾经梦想的浪子生活。我不能为他做任何事情,我只能默默地鼓励他,祝福他,希望
他未来的日子会过的好些。

    自那之后,他真的消失了。以前的同学和朋友,没有一个人再和他有过联络,朋友说
他定是不好意思再和我们联络了,因为所有朋友里就他混得最差,但以他的能力,以
后肯定会有发展的,到那个时候,他自然会跟我们联系的。我无语。

    后来,很偶然,在网上遇见大牛班上的一个同学,他告诉我大牛死在云南了。我很震
惊,认定了他在开玩笑。但回想起来,我确实很久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很久很久没
能联系到他了。我在网上凡是他可能到的地方都留下了帖子,希望他见到后给我电话
,然而,直到今天,电话那头依然没有传来一个声音叫我葡萄。
我绝对不相信他的命运会是这么简单的终结,我始终在寻找着他,也告诉自己,如果
可能,一定要将他的小说出版了,为了我们曾经的友谊。
算怎么办,他说不知道,我现在在到处流浪,不知道下一步在哪里。沉默一会,他对
我说:"葡萄,我现在真的厌倦流浪了,我厌倦透了!武汉多好啊,我现在非常非常
后悔离开了武汉,如果当时留在武汉,我一定比现在过的好…."
    我说:"你可以回来啊。"
    他叹了口气:"不会了,我不会回去了……"
    我故作轻松似地说:"不会吧,说得那么惨?!那我们以后总是要见见的啊!"
    他轻轻笑了笑:"那肯定的!两年吧,可能两年后我回武汉。呵呵,我挺想你的,一
定去看你。"
    我挂了电话,心情很沉重,他终于真正成了他曾经向往的浪子了,但他并没有得到他
曾经梦想的浪子生活。我不能为他做任何事情,我只能默默地鼓励他,祝福他,希望
他未来的日子会过的好些。

    自那之后,他真的消失了。以前的同学和朋友,没有一个人再和他有过联络,朋友说
他定是不好意思再和我们联络了,因为所有朋友里就他混得最差,但以他的能力,以
后肯定会有发展的,到那个时候,他自然会跟我们联系的。我无语。

    后来,很偶然,在网上遇见大牛班上的一个同学,他告诉我大牛死在云南了。我很震
惊,认定了他在开玩笑。但回想起来,我确实很久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很久很久没
能联系到他了。我在网上凡是他可能到的地方都留下了帖子,希望他见到后给我电话
,然而,直到今天,电话那头依然没有传来一个声音叫我葡萄。
我绝对不相信他的命运会是这么简单的终结,我始终在寻找着他,也告诉自己,如果
可能,一定要将他的小说出版了,为了我们曾经的友谊。
我也一直在等待,等待他的来电。

--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61.183.124.*]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4/04/1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hough unconsciously, people are indeed moving towards their destination. Slow as the progress, seen from the result, it may be surprisingly f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