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水木清华BBS论坛

清华大学bbs,清华大学论坛,清华大学bbs论坛,清华大学 bbs,水木清华,水木清华bbs,水木清华吧,水木清华论坛,水木清华社区,水木清华站,bbs水木清华站,新水木清华,新水木,新水木清华,清华bbs,清华bbs论坛,水木社区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aoshe (朝朝), 信区: Friends
标  题: 也许就是宿命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Jun 29 21:05:59 2004), 站内

也许就是宿命
(一)
   如果我没有记错,自从我知道自己有生育孩子的能力那天开始,我就十分地确定一辈子
决不生小孩儿。我对自己作为一个女性,具有生育后代能力的认知是从电视上得来的,我看
到电视上女人们痛不欲生的仰卧在产床上,她们无一例外的撕心裂肺的呼喊、求救,她们的
脸上挂着汗水与泪珠,额前与两鬓的发丝湿溻溻的蜷曲伏贴在潮湿的皮肤上……。这好可怕
,这就是生产吗?充满着痛苦的呻吟,我不要这样,好疼,我不要!
   那时的我还小,不知道一个女人有她选择是否做母亲的权利,而只以为生产是女人的宿
命,逃不了这一劫,就像所有人逃不了成长。我开始害怕成长,因为我心里总有那么个可怕
的一天,它是未知的,但它会随着我的长大而离我越来越近,他像个幽灵似的,躲在一个路
口的拐角,不知何时,当我无意间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它会突然冲出来到我面前,将我俘
虏。当我察觉到我的胸部有了“多余”的肉的时候,我的担心又加重了一分。我开始嫉妒起
男孩子,他们能做爸爸,但是不会付出疼痛的代价,我为什么是女孩子,这多么不幸。纵然
有再多的漂亮衣服与小辫绳儿,下辈子我也不要做女孩子了!

我是个晚熟的人,尤其在这样一个儿童普遍早熟的年代更显出我的晚熟,无论是从心理上还
是生理上都讲得通。当我确定了一件事,那便是女人也可以不做妈妈、生产不是女人宿命的
时候,我仿佛已经上了初中。这件事的确定让我轻松了不少,我不再忧心于身体上的变化,
我终于无忧无虑的发育成长了。哦,妈妈不再允许我空心儿穿汗衫了,那好吧,我遵命套上
那件“短小精悍”的背心;天呀,我的笨手笨脚和粗心大意开始给我颜色看了——每月要染
花一条裤子,可这毕竟还能赏我两节体育课的空闲……总之,浑浑噩噩的,糊里糊涂的,我
逐渐适应着种种改变。我不再像更小的时候那样惊恐于这些变化,正如我不再关注它们一样

这时候,“不要那么痛苦”已经不再是我的一个遥远的梦了,这是可以达到的——只要我不
生小孩儿。“不生小孩儿”,这几乎成了我雷打不动的座右铭,况且当我再大了些又听说养
小孩儿很是让人担心受累,会把一个少女熬成黄脸婆,会让大人失去许多自由。但我不明白
为什么身边还有许多人乐此不疲的怀孕生子。可能他们都不及我把人生看的透彻,都不及我
对人生的那份洒脱吧。我这样分析着,也会时不时惋叹起我的父母,“我要是你们就不生下
我,养孩子多累……”。我不但在心中这么想,也曾当着他们的面这么说过,而父母只管沉
默。

                  (二)
我恋爱了,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正如我的晚熟,我的初恋来得也有点晚。
初恋对每个人都有重大的影响。对我来说,它让我真正明白了一个事实:我是女性。的确,
十几年前我就知道我是女性而非男性了,但是这就好像四五岁的孩子背诵“人之初,性本善
”,他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儿,却不知道这么回事儿是怎么回事儿,直到又过了多少年,才恍
然间体悟了。
“我是一个女人,我跟他不一样”,临睡前我常闭着眼睛冥想。想着想着,我就会被我的想
法吓得惊开眼。我竟然想把整个儿的我给他,我竟然想着该给我们的儿子(女儿)起个什么
响亮又可爱的名字。这是怎么了,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怎么可能从我的脑子里冒出来,我感
到自己有点儿脱离“正轨”。漆黑中我狠狠地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以示惩罚。“傻丫头,你
怎么退化到如此地步了?!”,“你怎么和那些执迷不悟的人走到一起了呢?!”我无奈地
心语。
是的,我很会讲理。小时妈妈打我屁股的时候,我能一边抽泣着一边和她讲理,讲我做的为
什么没有错,讲她这样打一个小孩子是不对的……,直讲到妈妈也认为自己做了件错事。对
这类事,我能以理服人,可是对于恋爱后我那思想上的种种“退化”,我却不能说服自己停
止这种趋势。尤其是在生小孩这个问题上,我有几箩筐的“不生小孩儿”的道理,这些都是
我一直以来点滴积累而成的。可是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我越来越觉得多少年后,我
迟早会有个“小冤家”;甚至,是一对儿“小冤家”;甚至,是一对儿龙凤胎(一下儿生两
个孩子也许会更痛苦,不过再痛苦也认了);甚至,我已经给两个小家伙起好了名字:女娃
娃叫“朝朝”,男娃娃叫“暮暮”……
不能否认,恋爱能唤起女孩子的母性。现在我已十九岁,每当看到孕妇时,就感到我已找到
了世界上最美的事物,我从心底里替她们高兴,替她们即将迎来的三口之家(或者四口五口
也未可知)而感到幸福。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象着,当我告诉他“你要做爸爸”时,他那呆若
木鸡的可爱样子;当我因挺着大肚子而不方便劳动时,他围着我手忙脚乱的忙这忙那;当晚
饭后坐在床上时,我们俩自言自语的对着我肚子里的“朝朝暮暮”说话聊天;当孩子呱呱坠
地后,我们不得要领的抱着孩子任性的要人家叫我们“爸爸妈妈”;当我哺乳孩子时,他聚
精会神的看着孩子吮吸着乳汁的小嘴,傻乎乎的像个小学生发现了什么没见过的新事物,又
喜欢又惊讶……

(三)
我不再抱怨自己是个女人了,也不再嫉妒男孩子的运气。好了,硬要说是“退化”就说“退
化”好了,我郑重的向以前的我认输。我承认我的“执迷不悟”。
又是一个围城,门丁说城里不好,说得清清楚楚,我听得仔仔细细——没用!“执迷不悟”
的人还想冲进去,甚至已经做好了后悔的准备。生产、做妈妈不是女人的宿命,因为女人有
选择和放弃的权利,可是事到临头,又有几个会放弃呢。我相信确有生命的魔力将女性引向
为人母的那条路上,将女性引向通往伟大的那条路上。
如今,我又一次关注起身体上的每一个小小的变化,但不再惴惴不安了。我开始学会欣赏,
每一小小的变化都是我作为女性的小小的进步,每一小小的变化都是为成为一个母亲而作的
小小的努力,每一小小的变化都又是向着伟大迈进了一步。

生产、为人母,到底是不是女性的宿命呢?!到底是不是我的宿命呢?!生活,我等待着你
给的答案。

--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http://smth.org·[FROM: 219.224.16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4/04/1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听说你过的不好,我蹲在门口,笑了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