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水木清华BBS论坛

清华大学bbs,清华大学论坛,清华大学bbs论坛,清华大学 bbs,水木清华,水木清华bbs,水木清华吧,水木清华论坛,水木清华社区,水木清华站,bbs水木清华站,新水木清华,新水木,新水木清华,清华bbs,清华bbs论坛,水木社区bbs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applequeen (苹果皇后), 信区: Friends
标  题: 挪威的森林(9)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Feb 25 11:58:36 2003), 转信

醒来,他不知什么时候已先醒了,静静的等待着我。窗帘仍然拉着,看不出已是什么光
景。无论怎样,我知道唯一剩下可做的事就是拿上纸巾离开,他也不挽留。他从书桌抽
屉中取纸巾的时候,我看到书桌一角摆着一个又厚又大的黑色“easyfil
  “给我看一下可好?”
  “可以倒可以,不过需要有我的指导。”
  “嗯?”
  “就是有些暗不见天日的东西没有面目示人。”
  “明白了。遵命就是。”
  “这个笔记本是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一个女生送给我是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对那
个时期的总结,也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意义重大呀。”
  “是吗?你这么有女生缘,当真看不出来。”
  “那个女生就是晓玲。她说以前的日子很幸运我们在一起,很开心,以后要永远如此
,无论身边的环境如何改变,我们都不改变,因为我们中的另一边是谁也替代不了的。

  “是替代不了。”我说,想着唯一一次她对我说过相同的话。那是在一个晴朗月圆的
夜晚,我和她在东区花园散步,她仰头望了一会儿月亮,又望了一阵我的脸,突然最终
下结论似的说:“叶子,你真像夜晚的月亮,可是别的东西代替不了的。”表情很认真
,实在不像开玩笑,可我还是忍不住笑了,现在还有点后悔。
  翻开笔记本,乱七八糟的记了一大堆东西。什么日记、信件、心情、歌词、摘抄、感
想,这些都在意料之中,并没有什么他所说的无法见人的东西。页中偶尔还夹了一些东
西,什么写了字的小纸片,各种票据等等不一而足,似乎所有外形合适的东西都塞了进
来。翻到一页有他和晓玲在黄山的照片,我只觉得照片仿佛也不是这个世界之物,只有
在世之人才能在其中留住美好,一旦人去,照片的光彩,那一部分有关人的生命力也随
之而去了。里面还有他们高中同学通讯录,心理测试结果,他不让我看,也好,我宁愿
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而不愿让一些事先的观点束缚我的思想。
  笔记本中间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空白的,翻到最后几页,夹着两张泛黄的黑白半身照片
,一男一女,看样子都很年轻。男的眉毛挺像陈栩的,眼角略往上吊,显得有一丝妩媚
,头上戴一顶军帽。女的样子很清秀,两条长长的羊角辫一条搭在胸前,一条背在身后

  “我爸妈,认识之前拍的,也可以说是为了认识而拍。他们先交换照片决定认不认识
,所以为了认识,就去拍了照片。你明白吧?”我点点头。
  “从这张照片你也看出来了,据猜测我妈当年又可爱又活泼开朗。我爸其实挺上镜的
,这份帅气一般的小明星哪赶得上。可惜我没接好代,想想真是对不起他。”
  从他说话的方式中我突然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我忍不住问:“他们现在呢?”
  “在家呀,不然在哪儿?”
  原来如此,不如所想。合上笔记本,我就告辞了。我不要他送我,他也不坚持,只是
说下次一定要饿着肚子来,我们一起研究一下吃的东西,还要亲手试验一下。临出门他
留给我一个天真的笑容。
  回程,独自穿过喧闹的街道走回学校,心中多了一丝暖意。他天真的笑容、他以略带
保留的态度开的平淡却饶有趣味的玩笑、他空荡荡的屋子、他在我肩上留下的泪水、他
远处看去行色匆匆面无表情的样子,许多许多在他身上显现的东西充满了矛盾。我回到
寝室,在床上躺落下来,那些事情就一件一件从眼前掠过,我隐约觉得他需要我代替晓
玲做一些事,而我也与他产生了一些除晓玲带来的之外、其他直接的联系。晓玲死了,
在我们的生活中都留下不小的空白,但既然我们还想继续活下去,就不得不尽力将这个
空白填补起来。

--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edu.cn·[FROM: 166.111.187.191]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4/04/2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I was surprised, as always, that how easy the act of leaving was, and how good it felt. The world was suddenly rich with possibility.